<delect id="llf1z"></delect>
        <delect id="llf1z"></delect>
          <cite id="llf1z"><noframes id="llf1z">
          <delect id="llf1z"><track id="llf1z"><cite id="llf1z"></cite></track></delect>

              <delect id="llf1z"><noframes id="llf1z"><cite id="llf1z"></cite>

              【瑞利源VIP经销商张领军】卖聚碳肥非常有底气,有信心!

              微信图片_20220829102615.jpg


              河南襄城襄城县领军农资公司创始人张领军

              “干实事、做小事、成大事”,这三个短语从河南省襄城县领军农资公司创始人张领军口中说出,让人觉得格外的踏实与务实。

              襄城县领军农资公司是北京中农瑞利源聚碳酶肥在许昌、平顶山的独家运营机构。

              张领军回忆说,十多年前就看到市场上畅销的多肽尿素是由北京中农瑞利源高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研发生产,但对产品的效果并没在意。有一次,在参加肥料展销会上,偶然遇到瑞利源公司的业务在介绍多肽尿素、双酶尿素等新型尿素,由此激发了他对瑞利源公司的好奇心。

              一直到2020年4月份,经朋友介绍认识了北京中农瑞利源河南省区销售总监聂江涛,聂经理亲自带着他来到漯河市禾欣丰农资公司拜访公司总经理林萌,在与林总的交谈中,逐渐瑞利源公司的产品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林总给他推荐瑞利源公司的第三代产品聚碳尿素,并让他回家亲自做个试验,看看是真的有效还是企业在夸大宣传。“当时我在想,当今的农资市场,除了吵得沸沸扬扬的特肥,那还有什么神奇的产品呢?更不用说尿素了,尿素还能做出新品来?我就不相信!但林总诚恳的推荐感动了我,作为对朋友负责任的态度来说,不管什么产品,一定要亲自做试验,如果效果好再说购进的事;如果效果不好,就再也不用提这件事了。”

              为了严谨起见,本着对农民也对经销商负责任的态度,聂江涛经理就从林总那里给张领军调回了2吨聚碳尿素,安排张领军边做试验边试着销售。“当产品拉回来以后,放在店了好长时间没有人问津!农民进店来买肥,一看上边写着尿素两个字,但价格比普通尿素贵一倍,摇摇头就走了。怎么办?我想到了我们的直营店,发动我们直营店最可靠、最信任的客户先进行免费试验示范,费用我来承担。一次很偶然的机会,我们直营店有一个客户种的是大蒜。当时他的大蒜不仅不长,蒜叶都发黄了,大伙都认为今年要绝收。我就给蒜农推荐用聚碳尿素试一试,死马当活马医。”  

              大约过了一周的时间,蒜农惊奇地发现,曾经发黄有病的大蒜,在施上聚碳尿素后神奇地活了过来,而且越长越有劲。又过了一周,蒜农急急忙忙来到店里报喜,并非要拉着张领军去他家的蒜田看个究竟。走进田里一看,让所有的人都吃惊了!没有使用聚碳尿素的蒜田,长势已经远远地落后于使用过聚碳尿素的蒜田,就这样一件事情,让张领军对聚碳尿素的肥效真真有了底气,更有了把这个产品推广好的信心。“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短短一个月内,2吨聚碳尿素奇迹般地卖完了。”

              “成功更加增加了我推广聚碳尿素的信心。”张领军说。

              接着,张领军就给北京中农瑞利源公司打电话联系,希望再发些货过来。没过几天,张领军就接到北京中农瑞利源河南销售总监聂江涛的电话,聂经理要约他见面,希望对聚碳肥的销售进行全方位策划设计。

              “当我接到聂经理的电话时,激动地要跳起来。往往是厂家只管发货卖产品,根本不管我们如何能把产品卖好,扩大销量。瑞利源公司对我们这么负责任,我是打着灯笼也找不上这样的好企业。”张领军说,他与聂江涛经理见面后整整聊了一个下午,沟通得十分融洽。

              聂经理从北京中农瑞利的发展史讲起,讲了北京中农瑞利源的发展理念,产品定位与产品科技含量。记得聂经理说,中农瑞利源在肥料行业不值一提,但论技术与服务,稳站新型肥料制高点。以聚碳科技为代表的5项专利技术都是公司原创,具有自主知识产权,受到国家专利技术保护。十五年来,中农瑞利源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始终把提高肥料利用率、降低农业生产成本、增加农民收入作为企业发展的最高目标,不炒作、不忽悠,更不跟风,每一款新产品出来,免费提供让农民试用,看到肥效后再购买,有了来自农业生产一线的第一手数据才进行大面积推广。

              微信图片_20220829102706.jpg



              施聚碳尿素的辣椒产量高品质好

              从当初的2吨聚碳尿素,到2021年的上半年已经销售了500吨左右,2021年下半年在缺乏推广人手的情况下,还销了300吨,真是没想到。“之后,我就安排专人来盯聚碳尿素的使用与肥效总结,先后在烟草,辣椒,草莓,红薯,西瓜,玉米, 萝卜等各种经济作物上一次次进行肥效验证。”

              “也许有人会问我,在推广北京中农瑞利源产品时有什么故事可讲,我会毫不思索地回答,是聚碳尿素的肥效征服了人。我们推广每一袋聚碳酶肥都是一个故事。”张领军说,让他记忆犹新的就是在襄城的大白萝卜种植上的试验。

              微信图片_20220829102710.jpg


              施聚碳尿素的大白萝卜要出口到日本、韩国


              微信图片_20220829102713.jpg



              施聚碳尿素的大白萝卜

              襄城一位种大棚已经有十五六年的大哥名叫王创民,找到他说:“我家的甜瓜大棚已经不行了,根结线虫危害太严重,能不能帮我推荐一款产品来解决大棚根结线虫的难题。”当初张领军就想,现在哪里会有神丹妙药,能够解决大棚根结线虫的产品还没问世!忽然想到了聚碳肥,为何不试试?通过一试果然出奇效,聚碳尿素真正具有“肥药”双重功能,在防治根结线虫的同时,王创民大哥无意间发现了使用过聚碳肥的甜瓜超奇抗病。甜瓜下面套作的是大白萝卜,萝卜长势非常好,相比上一年不仅增产,而且品质提升,就在这种情况下,王创民大哥就在萝卜种植上也施上聚碳尿素,当年萝卜收获时,亩产量增加了30~40%,并提前15天上市。

              微信图片_20220829102716.jpg



              施用聚碳尿素大白萝卜长势健壮

              襄城县甜心菜业有限公司,是专为日本、韩国提供出口蔬菜供应的定点基地,在去年天气严重恶劣的情况下,大根白萝卜在施上聚碳肥仍然表现出神奇的效果,亩均增产在20~30%。  

              微信图片_20220829102719.jpg

              张甫(右)与聚碳酶肥发明人孙立文合影

              微信图片_20220829102723.jpg

              烟草种植上施聚碳尿素

              还有襄城县王洛镇烟叶种植大户张甫,他在烟叶上施用聚碳尿素,烟叶不仅长得好,品质也有提高,一级烟叶的数量较多,每亩地烟叶卖了8000元。张甫还说,尿素他们从来都不敢在烟叶上用,会影响烟的品质,但聚碳尿素能用在烟叶上,还表现出这么好的效果,说明聚碳尿素不是一般的尿素,是对传统尿素的革命。”我种小麦还要用聚碳尿素。”

              许昌市烟草研究所有关专家会同襄城县烟草研究所原所长刘建安主任亲自到施用聚碳尿素的烟叶田进行观摩,最后对烟叶进行了化验,化验结果超出了各位专家的预料,用聚碳尿素的烟叶还原酶增加,钾的含量明显提高。为了再次验证襄城县的结论,先后在郏县、禹州市、平顶山、叶县、 贵州省等全国烟草主产区做了大量的示范对照,结果超出大家的预想。施用聚碳尿素的烟叶比施用其它复合肥的烟叶,产量增加,品质大大提高。 

              微信图片_20220829102728.jpg


              烟叶片有人的胳膊长

              张领军说,如果有人问他对北京中农瑞利源的产品前景如何看?他会毫不犹豫地说:“在当下,在市场心中和用户心中,聚碳尿素已经是氮肥的中高品质,而具有高价值功能的聚碳尿素完全体现了瑞利源的向上势能。尤其是在响应国家政策、要减肥减药‘双减’和实现“双碳”目标的政策之下,瑞利源聚碳肥一定能够逆势而上,这就完全体现了瑞利源的发展理念与产品定位,彰显的是聚碳肥料在客户心目中的口碑与信誉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新闻中心

              相关推荐

              更新时间:2022/08/06
              来源:
              免费无码又爽又刺激软件下载,国产成人精品综合久久久久,18禁高潮啪啪吃奶的漫画,欧洲一卡2卡三卡4卡乱码仙踪林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